_bunnyTree

对举报领袖擎天柱大量收集地球玩具的回应

“每个正直的塞伯坦人都可以在遵守当地法规的情况下随意购买地球制造的模型,因为它们的内部结构与塞星载具不同,所以不与猥亵载具罪名挂钩,也没有量刑。

“擎天柱对地球飞机模型的关注,出自对地球制造能力的拳拳之芯,是对地球友人的期待与鼓励。

“从另一方面来说,领袖也是一个普普通通的TF,在满足了个人爱好的情况下具有更准确的判断能力、更高的大局观念,对作战非常有利。我们在此呼吁民众不要不择手段地探究领袖的私人生活。毕竟收藏地球模型只是一个小小的、无害的个人爱好……只要对社会无害,对模型做什么就是消费者自己的选择,受法律保护。请不要恶意举报。”

“同时我们将加大打击非法倒卖地球货物的力度,更禁止用出处不明的轰炸机机模型贿赂领袖。作为一个有坚定操守的公职人员,领袖已经带头表明支持正版。毕竟,正版模型机体紧实,可玩性也更高。”

预警……!黑泥、奇怪的情♂趣……

QAQ脑洞越开越大这可如何是好!!

还有必须承认这里面隐藏着我对TFP老威常年不洗脸的怨念。柱柱就是因为这样才老家暴的你造吗!当年的雕塑上明明是光鲜亮丽的小白脸哎!

私货出没请注意……!

领袖为什么深爱着地球和碳基呢?嗯…… 只要享受过一次地球高档洗车服务就再也无法离开啦。


头可断,血可流,发型不能变

威震天从来不是个环保人士,但他最近很暴躁。能源短缺使得母星的环境愈发不适合生存,几乎天天都刮着巨大的电子风暴。

每天——真的是每天!他头顶的传感板总是被狂风吹得啪嗒啪嗒响,诈骗甚至在狂笑之后一脸真诚地问他能不能铸模大批量生产成幼生体玩具,叫什么啪嗒板……保证大卖。

仿佛被诈骗羞辱还不够,他的传感板是专为探测矿洞内的细微震动而设计的,非常敏感,表现在具体就是……每次有风吹过,脑袋上一阵剧烈的啪嗒啪嗒之后,卡隆的角斗士之王都会觉得机体酸软,仿佛大干了三天还被巨狰狞长满倒刺的金属舌舔过接口一样。这毫无疑问是个致命的弱点。

他尝试了很多方式,比如把四处倒伏的传感片拢起来捆成一束,或者编成彩虹小马鬃毛上那样的小髻子,甚至还去美容院做过昂贵的零件定点集中服务。

“一次调整,造福终生!永不变形!附赠加固上釉服务,保证你的传感簇是全塞伯坦最光鲜亮丽的。”

红色的风骚医生这样说着,暧昧地挤了挤眼。

根本没用!不到三天就散了!

在又一次被推荐首手置换手术(完全无痛!从根源上解决掉您的发型问题!)后,威震天出离愤怒了。

他买了一个合金铁桶,自己抛光、磨边,哐哐哐地砸成了上平下尖的形状,一把扣在头上,忍着剧痛和莫名的快感把那玩意儿焊在了上面。

事情的结果就是,威震天再也不用为每天吹得东倒西歪,顺便还带着自己高潮不断的传感板担忧了,但是他的火伴不开芯——好不容易请假从铁堡来看他的奥利安盯着他的铁桶头看了很久,眼睛里流露出失望。

这事儿的后续大家都知道了:人人羡慕的塞伯坦模范情侣从此感情破裂,进入了长达九百万年的磨合期,家暴不断。

↑↑↑

出自春秋天出去取个快递被大风从中分发型吹成海葵的倒霉经历,所以说真的要好好保护环境……看,报应都用不着子孙后代,直接落在自己身上了(你滚

集齐三个段子召唤神龙!


在微博上看到了这个,英国艺术家Julie Alice Chappell用废弃的电子配件做成的蝴蝶http://m.weibo.cn/1233285822/3833658701869332?sourceType=sms&from=1052095010&wm=9006_2001

非常可爱,不过塞伯坦人看到一定会吓尿吧……脑洞大开!(´•ω•`๑)

请一定小心食用。


相处久了就知道,救护车实际是一个外硬芯软、发声器不服输的家伙。无意间听到基地的地球友人们悄声商量着要一起给自己准备生日礼物后,他感到非常高兴和期待,就连躺在充电床上都忍不住轻轻摇晃着油箱。

虽然跟地球友人们观念不一致,但留守这里还是个不错的选择。老救愉快地想着。这对宇宙和平有益,也是我发自内芯的愿望。


10个循环后,救护车充电完成,打开光学镜的瞬间他感到自己全身转动轴都抽紧了。寒意从四肢漫延到各个分级处理器。

四周摆满了碎尸。裹着绸带的、大片大片的碎尸。

消耗型迷你金刚的主控板和野兽变体的翼翅粗糙地拼接在一起,看上去像是地球昆虫的造型,两根末端焦黑的神经电路野蛮地焊在一起形成触角。

本该在底盘处的数根发光二极管被连根拔出,小心地接在一个锈蚀大半的脑模块阻尼器上。

这样的尸块围绕着他的充电床摆出了一个心形。


蓝星友人们的眼睛快活地望着他。

“生日快乐,救护车!”

“感谢你自愿留守地球!”

“我们永远爱你——”

“喜欢我们的礼物吗?”


冷凝液倒流,部分模块短路。

警告刷满了主控屏,他呆呆地坐在地球友人们贴芯地为他准备的下流水线礼物堆中间。

即使面对破坏大帝的融合炮也不曾恐惧过的老军医从未如此强烈地思念过家乡。

中央处理器不堪重负爆出一阵火花,他崩溃地锁死下线了。


论侦察兵的基本素养

基友点的路蜂, 侦查教学反面案例一则。灵感来自微博TF粉丝不洁幻想自首,路障逼着BumbleBee偷看威擎拆卸,第一次接受性启蒙的小汽车人惊呆了……

处男大多泄得快。打扰别人谈恋爱会被驴踢,打扰威震天拆卸会被融合炮轰。不要在领导拆卸的时候尝试刺探敌情。

准备好了吗?

正文开始。

侦察兵。他们的主要任务是深入敌后,侦察敌军事目标的位置,捕捉敌方俘虏。侦察兵的行动要求隐秘、迅速、灵活,对综合作战意识有极高要求。

“……”

BumbleBee的蓝色光学镜惊恐地睁大,抓着门框拼命后退,生怕被屋里的大哥和敌方首领发现。

空气中弥漫着次级能量液的味道,还有霸天虎头子的dirty talk,但是大哥一向只有正直和忧虑的脸上却带着意乱情迷的表情,常年被战斗口罩遮挡的面部透着机体过热的红晕。Bee被这不正常的大哥吓傻了,更别提身后假条子的输出管正顶着他的后挡板,暧昧地摩擦着。

“知道吗?第一次从后面追着你,我就想要这么干了……”霸天虎巡路队队长压住BumbleBee,舔舐着小小的触角,带着磁性的声音紧挨着接收器响起,撩拨得小汽车人门翼一颤。

很少有人知道汽车人最优秀的侦察兵是个声控。因为无法发声,他收集各种生物的声音片段,混杂在一起,但是,当然啦,这里面有他最喜欢的一种,有时候光听着这声音,他就能自己达到过…………

载。

小汽车人惊呆了,他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胯下的一片淋漓。

身后的假条子轻笑出声,咸湿的低语像碳基传说中魔鬼的引诱一样在耳边响起:“处机都比较快……别伤心,多拆卸几次,你就知道该怎么控制自己的小管子了。”

年轻的TF沉默了一会儿,终于忍无可忍,跳起来猛地一拳揍上了霸天虎嚣张的嘴脸。

“哔哔哔,哔哔哔哔哔哔!!”无耻的霸天虎,给我滚开!

路障完全没料到Bee会无所顾忌地选择反抗,他摔倒在地上,第一次在小汽车人面前露出目瞪口呆的表情。

拿出子空间里的光束枪,正要对邪恶势力展开进一步打击的小汽车人突然感到一丝寒意,地面上缓缓出现一个尖锐的阴影。

头号反派•破坏大帝•自带俯视视角•从来没法好好谈恋爱•威震天,带着拆卸进行到一半被打断的怒火,冰冷地注视着两个完全没有职业素养的侦察兵,举起了右臂上的巨型融合炮。

拆卸的时候不要轻易尝试新姿势

mop,老夫老妻为了重燃热♂火尝试新的拆卸方式结果玩脱,丢脸丢到地球的倒霉故事。(伪)极地拆卸,脑洞巨大

对于拥有强大力量的金刚来说,什么才能让他们得到电荷疯狂碰撞的乐趣呢?冰凉的高纯?一次激烈的过载?哦,前提是你没有下流水线九百万年,记录了太多太多能量流经管线的痕迹,这些年轻TF热衷的把戏早就烂熟于芯,毫无新意啦。

塞星重建,宇宙重归和平,多年的争斗已经化为守护同盟的誓约,激烈的打(家)斗(暴)不再有战略目的之后自然被塞伯坦科技精密的逻辑元件双双归类为“无用”,和擎天柱之间的拆卸也不再像战争年代那样杀气腾腾了。威震天觉得自己的机甲暗淡、管线纠缠、电路干涸,这感觉简直比浑身机械虱子还要难受——简单来说,破坏大帝觉得自己无聊得快要生锈了。 

“就连过载都不能让你油箱沸腾……威震天,你的黑暗电路又蠢蠢欲动,想要用破坏来满足自己的私欲了吗?” 

多年的火种融合让擎天柱熟知对方芯意,正直的金刚转头逼视着对方的尖锐面甲:“你该知道这会违反星际和平条约,给母星的外交工作带来麻烦。” 

浑身轴承痒痒的老混混面部构造扭曲出轻蔑的表情,毫无形象地向地上啐了一滩能量液:“这愚蠢的星球早就没有纯正的能量了,就算破坏也没有意义——不,我想的不是这个。”

火伴之间是数据互通的。这意味着只要想,他们就能知道对方的每一个感受、每一个想法。

迅速浏览完对方芯理数据的的擎天柱沉默了。

“你知道……碳基之间流传着一种说法,‘人类一生追逐的快感,不过是憋尿憋到最后终于尿出来的一瞬间。’”擎天柱微妙地看着自己闷闷不乐的火伴,“忍耐,然后得到最后的快感。这也是他们不断追求极限挑战的原因之一。”

“你是说……”

“去北极拆一发?”

曾经的破坏大帝缓缓地咧开嘴角微笑,露出两排利齿:“乐意之至。”

 硅基生物对于这个星球来说也许过于庞大了,每走一步,陆地就会震颤不已,仿佛在哀号着恳求宽恕。这种优越感是签署和平条约之后威震天喜欢来地球度假的原因之一。 

今天,曾经的破坏大帝也是抱着这样的隐约恶意,和即将尝试新拆卸方式的兴奋感踏上了太空桥—— 

噗嗤。雪沫扬起,8英尺深的雪没过威震天小腿的一半,绵绵的阻力冰凉地包裹住前霸天虎的陆地行进部位,完全没有预料到这一点的威震天差点一个趔趄。 

“看来是太空桥的着陆点没有计算好,这里的雪比上次我们来极地寻找圣物的地方要深得多。” 

“少说废话,真正的霸天虎只会把能量用在关键的地方。”威震天冷不丁地扯住领袖,将他拖倒在雪地上,蓬起一片雪沫,像碳基拆快递那样暴力拆下了对方的后挡板,急切地想要品尝被许诺的礼物。 

输出管推进到一半的时候,久违的肘击砸在胸甲上,把威震天打得有点懵。 

“雪都化在我的接口里了!你想拆到一半冻在一起吗?!”红蓝大卡费力地挺身回头怒吼,看起来有点像被咬住后颈烦躁地想要扭头撕咬交配对象的碳基野兽。 

想到被冻在地球冰窟里数十年的丢脸经历,威震天浑身一哆嗦,搂住火伴的背甲把他拉起来,四处张望了一下,咯吱咯吱地踏着雪走向附近的一个小冰丘,自己靠上去作为支撑:“靠着我来吧,这温度,我给你灌再多的次级能量你也撑不住,汽车人就是脆弱。”回应他的是一记老拳,毫无疑问打在脸上。铁桶头枕着的冰山隐隐约约发出让人牙酸的断裂声,不过两人疯狂运转的引擎声占据了主要声压接收器,他们都没有听到这关键的声音。 

啊,这久违的引擎热感……!威震天猛力动作着,充满幸福地想着:来度假果然是正确的选择,自从战争结束,小卡车和我再也没有这样酣畅淋漓地拆卸过啦,这种每一个螺栓都处于危机和兴奋感的震颤真是好久都没有体会过了,肉虫们对于如何追求快感还真有一套。 

“威、威震天……我们是不是在动?不是那个,你这满脑子拆卸的炉渣!我是说……我们脚下的这块浮冰山与大陆冰川断开了?” 

“管他那么多干啥!来度假还要担芯肉虫星生态保护?你可真是受碳基影响太多了!”不满地停下动作,威震天尖爪伸向对方胸窗:“看来我的动作还没有占据你的全部感知元件……” 

如果终极科学家震荡波在的话,他一定会严肃指出前任首领的逻辑错误:鲁莽和愚钝是通往毁灭,和丢脸的根源。在极地,寒风中的温度要比雪中刺骨得多,在雪中能够保持基础元件活力的塞伯坦人,在寒风凛凛的冰海上漂荡则很有可能会在能量警报刷满屏之前就被冻下线。 

极地考察队员们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场面。两个不知廉耻的外星人,顺着开春的暖流漂到北极大陆,保持着紧贴在一起的姿势冻成两座冰雕,中间还有滴到一半就被冻住的次级能量液污染着纯净的极地冰川。出于对宇宙和平的考虑,他们帮助这两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外星友人化冻,并提供了基本的机械检修,但向塞伯坦驻地球大使馆提出了严肃抗议,要求对两人排放次级能量对地球海洋造成污染等一系列问题提供技术性支持,全面提升访地人员素质,杜绝此类破坏双方友好相处的外交事件,和谐共建塞地关系。 

威震天x奥利安,纯纯的小奥第一次尝试后入式。不能算拆,螺丝段子吧。

配图画得太渣,不会画脸、不会画手,只有小奥的臀部没有走形我也是跪了……